深圳1566万律师费案:病重民工无钱治“望钱兴叹”
2015-07-20 14:50:25   来源:孟州网-孟州日报综合   评论:0 点击:

  深圳700余农民工工资被拖17年,几经波折官司终于赢了。但是,又出现“案中案”:农民工原解聘律师申请法院冻结相关款项,并索要1200万元天价律师费,后又增至1566万元。

  “深圳1566万天价律师费”案又生“意外”

  原北京市经纬(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下称经纬律师所,已于2014年10月20日被注销)、现任上海君悦(深圳)律师事务所(下称君悦律师所)律师潘建辉及君悦律师所,屡屡“刁难”已拖欠17年的700余名农民工工资至今不能解冻,导致其中一名病重农民工无钱治疗,而陷入等死的境地。

  据称,现年62岁的农民工陈上金系上述案件700多名农民工之一,早年曾靠广大工友筹资十几万做过胃开刀手术,但也从此落下病根,以至于身体每况日下。本想着能拿到等了17年的劳工费彻底把病根治好,却不料因为潘建辉及君悦律师所申请冻结,而使他陷入等死境地:2015年4月,陈上金再次被送入湛江农垦医院,结果查出肝结石和胆结石。老病加新病,陈上金,已走投无路,虽然知道银行里有钱,但他也只能“望钱兴叹”,而任由身体遭受愈来愈严重的损伤,甚至看着生命之花逐渐凋零。“这些家伙简直就是流氓!”提起被冻结在银行里的血汗钱,当年的那批农民工就气不打一出。“看到陈上金每天被病痛折磨得不成样子,我们是真的心疼,但我们又没办法。到现在17年多了,我们还没拿到一分钱,哪还有能力来帮助他呀?”和陈上金熟悉的工友说。

  

\

 

  2015年2月11日,中央电视台报道截图(背景图片第一排左一为陈上金)

  

\

 

  病重正在医院无钱治疗的陈上金。

  “我们就想着那1000多万血汗钱能早日下来,这样不仅我们日子都能好过点,陈上金也有救了,谁知道他们使卑劣手段,硬是让法院把我们的血汗钱给扣着了!”一农民工说。

  被农民工“咬牙切齿”的律师究竟是何许人?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这场农民工与原代理律师之间的恩恩怨怨。

  “你们放心,我有关系,三个月就给你们把案子判下来!”

  2009年,该批农民工代表陈永进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经纬律师所律师的潘建辉。潘称,他和福田区法院黄汉胜副院长是邻居和世交关系,在市政法委也有人,只要他代理此案,三个月就能让法院判下来。受了潘的蒙蔽,加上讨钱心切,陈永进轻信了潘的“许诺”,于2009年8月6日和他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潘由此成为该讨薪案代理律师。2009年12月8日,在陈永进的努力下,原为700余名农民工的“东家”——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再次与经纬律师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并在合同第七条约定:乙方(经纬律师所)利用自己的专业及资源,促使本案在签订本合同后九个月内作出一审判决。但是,直到2011年6月,该案件还毫无进展。在潘的游下,2011年6月28日,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再次与经纬律师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但潘玩起了文字花样,将合同第七条改为“乙方(经纬律师所)利用自己的专业及资源,促使本案在近期调解或法院开庭审理”,其它内容不变。

  但就这个“近期”也是“近”得“遥远”——直到2013年12月,该案依然毫无实质性进展。为此,陈永进向潘提出解除《代理合同》,而潘则提出,要解除合同可以,但“代理”该案四年,每年要补偿20万元(共80万元)才同意解除《合同》。鉴于潘代理该案四年无实质性帮助,而如不解除与他的合同又无法重新选择代理律师,陈永进迫于无奈,便答应了潘的“无理要求”,并于2013年11月和他签订了一个《补充协议》。该《协议》大意是“解除前面的2份《合同》,终止代理事务,补偿对方80万元”。为稳妥起见,12月16日,陈永进还及时把解除潘代理权的报告送到了深圳市福田法院。

  至此,潘原承诺的“三个月让案子判下来”闹剧历经四年之多,终于落下可笑的帷幕。而在陈永进等人的不断上书和新闻媒介尤其是中央媒体的曝光支持下,2013年23日,久盼了10多年的700余名农民工终于等来了法院的一审判决。2014年12月8日,二审《判决书》也下达,拖欠了17年的农民工的血汗钱眼看就能“苦尽甘来”。

  但谁也没想到,一个天价律师费纠纷,再次让等了17年之久的700余名农民工再次陷入无望的深渊……

  “继续合作,给我1200万!”

  2014年12月8日,二审《判决书》下达,要求有关单位支付拖欠了17年之久的700余名农民工工资2600多万元。700余名农民工雀跃不已,为着就等的公正。善良的农民工没忘记自己之前“80万”代理费的承诺,并于2015年2月6日通知潘建辉来领取那80万补偿金,潘却以出差为由避而不见。他们万万没想到,一个“惊天阴谋”,正在酝酿和实施之中……

  2015年2月3日,潘耀辉及其所在的君悦律师所向深圳市福田法院递交《仲裁申请书》:请求裁决深圳建筑公司继续履行与申请人于2011年6月28日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并支付律师费用1200万元等。

  而这次福田法院的办事效率却出奇地高:仅10天时间,该法院就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裁定:同意君悦律师所的仲裁申请。迅即,该法院通过查封、扣押和冻结等方式,不仅冻结了其名下价值1200万元的财产,还先后封了深圳市建筑工程公司名下几个银行账号,导致该企业正常金融业务顿时陷入停滞状态,使企业根本无法正常运营!“我们跑了17年才跑出个结果来,人家10天就可以把你‘打倒’!这是什么世道?”提起福田法院的裁定,大家都义愤填膺,纷纷指责福田法院“徇私枉法”,根本不顾及法律的庄严和正义。

  但事情还未结束。2015年5月7日,君悦律师事务所向深圳仲裁委员会递交《变更仲裁请求申请书》,并将律师费上升至1566万元。“他们动动嘴皮子,跑跑路子,就可以轻松挣到1000多万元。我们累死累活,700多人才挣到还是看不见的2000多万元,这是什么社会?”多名农民工表示了严重的不解。

  “告他!讨还法律的正义!”

  善良朴实的农民工终于愤怒了:4月起,他们愤然先后向广东省司法厅、深圳市司法局和深圳律师协会等部门投诉,控告潘建辉的相关“违法违规行为”。但让大家又一次没想到的是:5月4日,深圳市律师协会下发深律纪字〔2015〕048号《深圳市律师协会投诉案件中止审议通知书》。又因此又陷停顿:按照“惯例”,律师协会的调查要等到仲裁委的裁决下来后才能进行。

  7月13日、14日,陈永进等农民工到中华全国总工会、司法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国家信访局等部门求助和反映该案。

  

\

 

  中华全国总工会给陈永进出示的《告知单》。

  而700多名农民工,又还要等多久?一个亟盼救治的生命又还能撑多久?大家都不知道……

编辑推荐

相关热词搜索:深圳 民工 律师

上一篇:深圳金顺公司林雄武恶意欠薪案触发窝案
下一篇:深度追踪:云南怒江张宁春故意伤害罪案件疑点

分享到: 收藏